大三女生在网上寻找兼职 遭拍艳照上传到色情网站
本文摘要:小品《如此包装》中,巩汉林想用一纸合同把赵丽蓉绑定。没想到,老辣的赵老师一个签名“麻辣鸡丝”,就轻轻松松把所有麻烦化于无形。从广西到长春投奔男友的大学生模特小雪,

小品《这样包装》中,巩汉林想用一纸合同把赵丽蓉绑定。没想到,老辣的赵老师一个签名“麻辣鸡丝”,就轻轻松松把所有麻烦化于无形。

从广西到长春投奔男朋友的大学生模特小雪,也被网上认识的男子的合同“绑票”,“当时,他们说是公司留底,要拍些尺度大一些的照片。结果几天前,我的朋友在色情网站看到了这部分照片……”

无法,小雪在长春找到了私家侦探。

要找工作,网上掉个“总监”

小雪,21岁,广西一所大学的大三学生,立刻就要毕业了。由于身材好,小雪平常兼职做模特,“就是时装秀之类的,一场下来赚几十元钱。”

经朋友介绍,小雪认识了长春一女生,后来成了她的男朋友。

去年十月,小雪在长春见到了男朋友。可慢慢的,窘困的生活让两人时常吵架。

去年12月,小雪又和男朋友吵了架,“我想找份工作,有收入生活就好了。”小雪在网上探寻兼职工作时,遇见了男子吕某。

吕某自称某公司总监,公司正要招一些模特。

聊了三四天,赞同面试了

加了吕某QQ后,小雪没立刻面试,“当时刚和男朋友吵完架,情绪不太好。”

小雪把我们的状况写在了QQ心情上。天天打开QQ,都能看到吕某留言,吕某时而帮她出主意,时而安慰她。

小雪讲,吕某称其是一模特公司总监,公司有100多平米的办公地址,旗下有100多个模特,还成功推出过几个知名模特。

在吕某发广告的网站,小雪找到一个群,里面有不少模特。

这让小雪相信,吕某所在的公司是有肯定规模的。

如此,两人聊了三四天,天天都聊到小雪下线,“他挺关心我的,而且给模特的钱和我在广西时差不多。我就赞同到公司面试了。”

面试地址在时髦宾馆

今年1月,根据约定,小雪一个人在一时髦宾馆见到了吕某。

“他拿出一份合同,上面需要签约模特要拍一些照片供公司用。我提出,不拍尺度太大的照片,不拍裸露的照片。”小雪说,吕某答应后,她在合同上签了名字。

之后,合同被收了回去。

随后,吕某拿出一个小数码相机要给小雪拍片。

小雪感觉有的不对劲:“合法的公司都是专用相机,哪有用小数码的?”

小雪质疑,吕某说只不过容易拍几张,公司留底存档用,并向她保证,照片不会外传,只有他们两人能看到。

而且,合同也签了,不拍就要起诉她。

照片尺度大,小雪非常害怕

小雪说,她只好赞同拍照。

吕某让小雪赤裸上身,只穿内裤摆出各种姿势。“我非常害怕,不想拍,可当时就我一个外地人,不知晓宾馆外面有没企业的人……”小雪说,就如此,吕某给她拍了3个小时的照片。

让她稍感放心的是,整个过程中,吕某没提出其他需要。

回到家,小雪开始后悔,怕男友知晓这件事,“他太爱我了。男友假如知晓我拍了这部分照片,可能就不会和我在一块了……我感觉自己非常脏、非常恶心!”

小雪害怕男朋友知晓这件事,便找到吕某,想要回全部照片。“吕某说,我这是毁约,要赔公司5万元到15万元。我才知晓,自己上当了。”小雪告诉记者。

照片上了色情网站

从那将来,小雪不再与吕某联系,也不看吕某给她的留言。但拍照片后不久,小雪还是和男友分手了。而吕某也还算“诚信”,在此后的留言中,也没提要钱的事。

一个月前,由于要筹备毕业的事情,小雪回到了广西。在家乡,她又认识了新男友,同时边找工作边忙毕业论文。

让小雪没想到的是,就在半个多月前,她的噩梦来了。

4月24日,小雪的好友在浏览网页时,在一家色情网站上发现了十余张图片。

“那些图片就是我面试工作时拍的,到目前我都没敢看过。假如这部分照片被家人、朋友看到了,我还如何有脸见人?”小雪说,3天下来,她天天只知晓哭,不吃不喝,也不敢回家。

“人多时,感觉其他人都在看我;人少时,心里非常无助,甚至想到了死。”小雪说。

“事后我报警了,可这里的警察不管,也咨询了律师,他们让我采集证据去告。可这么一来,知晓的人就更多了,我不知应该如何解决,如何面对我的亲友……”小雪非常痛苦。

动用了私家侦探

这次,小雪如实和男朋友说了让人骗拍艳照的事情。让她欣慰的是,男朋友没嫌弃她,一直陪在她身边。

在朋友建议下,小雪想到了在长春找私家侦探,可调查成本要几万元,“我拿不出这么多钱,而且也担忧第三让人骗。”

4月27日,她与长春好禹信息调查企业的李经理获得了联系,这次,她看到了一线期望。

“正常状况,这种事情要收费两万元。”李经理说,他最痛恨吕某这种人,他的行为太可耻了,只须小雪想来长春证实并不是自愿拍摄艳照,可以免费帮她。

“公司”是个小门市

小雪说,她不知晓吕某名字,也不知晓模特公司地址,只有吕某的手机号和QQ号。

通过调查,李经理发现,吕某仍在网上以画室、美术培训、礼仪等名义招聘内衣模特等。

李经理运用专业方法,非常快找到吕某在春阳街的办公地址。

而吕某所说的公司,不过是一间用来制作名片和锦旗的小门市房。

“总监”也兼打杂

经过3天的调查,李经理学会了吕某的全部信息,“这个吕某,根本不是什么公司总监,只开了一家小复印社,帮人做创意设计,印一些宣传品,里里外外只有他自己。爸爸妈妈在长春租房屋住。”

但小雪一直不愿来长春,这让李经理非常失望:“她不来证实,我没方法帮她,我没办法知晓当时她是否自愿的。”

经过李经理劝说,小雪赞同来长春,与吕某当面对质。

昨日中午,小雪在男友的伴随下来到长春。

她一直低着头,头发挡着脸,说话也是怯怯的,“我只须把那些照片撤下来就好了!”

在看了李经理调查获得录像资料后,小雪确认,就是这个人骗自己拍了照片,还传到了网上。

-对话

不承认把照片上传色情网站

昨日下午,记者随同李经理来到春阳街一视觉公司。

确认吕某在店内后,李经理携带小雪来到店内。

见到小雪,吕某一愣。吕某电脑数个文件夹中,有数百张小雪的艳照,其中一部分被传到了网上。

“认识她不?”李经理指着小雪。

吕某(摇头):不认识。

李经理:你给她拍的照片都传黄色网站上了!

吕某:没呀!我只传给一家合法的模特网站了,我可以用命担保,一张也没传给黄色网站。

李经理:你上传这部分照片得了多少钱?

吕某:还没人给我钱呢。我只不过替一些摄影店约模特的写真照片,摄影店决定用了才会给我钱,其中大多数要给模特,我只拿一部分。目前,还没人约这部分照片。

李经理:色情网站上的照片是哪个传的?

吕某:不知晓,我真的只传到了模特网上。

李经理:由于这,小雪甚至要自杀……

吕某:那我想方法把这部分照片删除吧。但我只能删除我上传的,黄色网站上的我想方法吧。

李经理:把底片全拿出来。

吕某:照片都在移动硬盘里了,硬盘摔坏了,资料都没了。

吕某说,这间工作室主要做名片、锦旗,偶尔给人做包装设计。

他坦承,工作室没营业执照,“和小雪签协议时,说了要拍些照片。”至于当时签的合同,也“不在店里”。

“我不信这部分照片他没备份,万一他再上传如何解决?”小雪说。

昨日下午,小雪报了警,长春公安局绿园区别局西安广场派出所民警将吕某带走。

相关内容